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
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 page 8 作者:千尋

   
  「一兩銀子,行嗎?」

  「行,姑娘怎么說都行,那繡屏……姑娘肯不肯幫忙?」她指指桌上的繡布。

  門都關上了,說不行還能平安走出去?她是很識時務的,眼前只能同她虛與委蛇,微微一笑,徐皎月回答,「可以,我試試。」

  「太好了,姑娘把府上地址告訴我,我差人把布和繡線給送過去。」

  徐皎月不語,只是笑著,顯然是不想透露居所。

  「姑娘這是在為難我哪,要是你把材料帶走卻不回來,我找誰哭去?」

  「此話有道理,要不繡屏的事以后再說,等我攢夠銀子,再來同老板買材料?」

  這丫頭滴水不漏哪……不行,非得把她給攏住,生意場上競爭厲害,不是贏就是輸,她可不想把杞州第一繡莊的名號拱手相讓,倘若合作不成,寧可毀了她,也不能讓她跑到別處。

  柳老板這樣想的同時,凌厲光芒從眼底閃過,徐皎月心下一悚,垂眉。

  「小姑娘,做生意是光明正大的事,怎么會連住哪里都不能說?」

  這會兒徐皎月明白自己做錯了,懷璧其罪,在還沒有足夠本事自保時,不該輕易亮出本事。

  「好吧,不過老板必須保證,絕不告訴任何人這方帕子賣得多少銀子。」

  「為什么?能賺錢是好事。」

  徐皎月面露猶豫,垂頭,不安地絞著手指。

  這神情看在柳老板眼里,喜色浮上,不會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那種破事兒吧,如果是的話……后娘不知繼女有這等手藝,也許花上幾兩銀就能讓她簽下賣身契。想到這里,她連忙說:「行,就照姑娘說的做。」

  徐皎月滿臉凝重道:「老板得說話算話。」

  柳老板笑咪咪道:「行,我在姑娘面前發誓,如果把今天的事說出去,必遭五雷轟頂。」

  徐皎月假裝松口氣,回答,「我住在原山村,村里只有我們一家姓李,我是李家的大姑娘,李珊珊。」

  徐皎月收下銀子,收下布匹,又挑夠繡線,這才笑盈盈地向柳老板告辭離開。

  知道柳老板站在繡坊前看著自己,她走得不慢不緊,還刻意停下腳步在路邊攤子前挑選東西,直逛到轉彎處才小跑步離開。

  連跑開幾條街,呼……徐皎月吐氣,她看人的本事越來越爐火純青了。

  阿和常說她啊,都活成人精了,那雙眼睛點著兩把三昧真火,誰逃得過?

  這是大實話,她敢保證柳老板居心不良。

  小時候她長得太丑,只有娘和哥哥心疼她,哥哥常攬著她說:「放心,丑小鴨長大變天鵝,等我們家月月變成大美女,哼,看誰還敢說話。」

  哥哥的話讓她深信,早晚自己會變成大美女。

  然而四歲在山林里迷路的她遇見「大哥哥」,他教會她,就算其貌不揚,也能被人喜歡。

  于是她刻意忽略外表,用真心誠意博得別人的歡喜。

  剛開始確實很辛苦,但她堅持說好話、堅持助人,慢慢地,她得到越來越多的正評;慢慢地,村里嘲笑她的人越來越少,她不再是躲在圍墻內的小可憐,如果哥哥不死的話,她將會是世界上最幸運的女孩。

  但……事與愿違,哥哥死了,被她害死的。

  從那之后,不再被外人厭棄的徐皎月,開始被家人厭棄,她成為奶奶口中的災星。

  多年過去,徐皎月想盡辦法彌補這個家,她企圖得到親人的認同,她把所有的福氣點數全用在家人身上。

  她用兩百點換得娘兩次懷孕,她用五十點治好奶奶的老寒腿,她還想著,如果能讓爹爹考上舉人,也許奶奶會相信她不是災星。

  她積極贏得好感,她勤勉向學,努力累積學習值和正評值,因為「考上舉人」很貴,得用三百點交換。

  好不容易湊齊點數,終于能夠交換爹爹順利通過考試。一想到此,徐皎月深吸氣、揚起笑眉,可以的,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。日后爹當官、她開繡莊,待家境一日比一日好,她再不會是家人眼中的災星。

  握緊一兩銀子,有驚無險過關,不漂亮的徐皎月笑出幾分風姿。錢雖不多,卻能證明系統大娘沒說錯,只要學好雙面繡,她就能夠翻身。

  雙面繡不是娘教的,是從系統大娘身上學會的。這幾年徐皎月偷偷學著、繡著,她把董叔給的零用錢全用來買布和繡線,日夜鉆研,現在董叔家里連棉被都用上雙面繡,全是她的練習品。

  第二章  詐賭也能得好評(2)

  帶著銀錢走到「喜從天降」招牌底下,徐皎月不曉得這個決定正不正確,但這是把一兩銀子變成很多兩銀子最快的方式。

  「喜從天降」是城里最大的一家賭坊。

  賭坊這行當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經營的,聽說后頭的東家都大有來頭,徐皎月之所以挑選喜從天降,還是經過多方探聽。

  一來喜從天降是附近幾個州縣最大的賭坊,二來,它的名聲很好,不詐、不欺、不行暗黑勾當,從沒有把人逼到家破人亡的例子。

  她能用福氣交換父親考過鄉試,但如果不能把爹送進考場,一切都是白搭,所以她需要很多銀子給爹當盤纏。

  第一次進賭坊,皎月難免忐忑,但她必須做。

  不料喜從天降前面豎著一塊牌子,標明里頭最低籌碼竟然……是五兩銀子?怎么辦,她只有一兩銀子連大門都進不去啊。

  「小姑娘,這里可是大老爺們玩的地方,你還是尋別的地方玩兒去吧。」賭坊門口的伙計好心說道。

  「大叔,我奶奶病了,大夫說得吃上大半年藥,可我手上的銀子只夠半個月藥錢,您能不能讓我進去賭兩把,掙點藥錢。」

  聽她這么說,那伙計笑開,這賭坊……

  她以為名字叫喜從天降就真的是喜從天降?能從這里把錢給贏回去的,一百個客人里頭找不到一個,能維持平盤不賺不賠已是奇貨可居,要不,賭坊賺啥?

  「小姑娘,聽大叔一句好話相勸,你要是走進去,不消一盞茶功夫,你奶奶連半個月藥錢都得搭進去。我們家東家可是說啦,賺錢是好事,可別賺黑心錢,為銀子要了人命,死后是要下十八層地獄的。」

  「大叔,我以前沒進過賭坊,昨天因著奶奶的病,我急得睡不著覺,恍惚間看到一個大老爺,他稱贊我有孝心,讓我來‘喜從天降’試試運氣,否則我哪里知道什么是‘喜從天降’?」

  「小姑娘,作夢的事哪能作準?」大叔語重心長。

  「我也是這么想的,可今天我才進城就看見路頭那間財神廟,里頭供奉的可不就是昨晚夢見的大老爺?我這才提起勇氣,想過來試試。」

  徐皎月的聲音嬌甜軟糯,本就容易博得好感,再加上這么神奇的故事更是讓許多路過的百姓駐足圍觀,她不漂亮的容貌,因為「孝順」,讓百姓覺得她格外順眼。

  【當,卓三贈正評一點。】

  【當,陳氏贈正評兩點。】

  皎月微笑,點數不多,但她早就習慣聚沙成塔,沒有好容貌畢竟吃虧,如果這段話是哥哥來講,肯定能拿到十倍正評。

  大叔猶豫片刻后道:「小姑娘等等,我進去請示東家。」

  他進去不過一盞茶功夫,但出來的時候,賭坊里已經有不少人知道這件事。

  不久,大叔領著徐皎月進賭坊,她一進門就聽到不少耳語,徐皎月不在意,把所有賭桌逛過一圈后,選了個賭點數、一賠五的桌面站定。

  她站定,除玩得停不下手的賭客,所有人全圍在這張桌子邊。

  只見她不疾不徐地掏出一兩銀子,壓在八點上頭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