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
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 page 22 作者:千尋

   
  速度很快,像風似的,蕭承陽的腳像裝了彈簧,不斷在林間跳躍、賓士。

  她不怕,一點點害怕都沒有……仿佛回到那年,她又是伏在大哥哥背上的小女生,忘記恐懼、忘記哭泣,一心一意依賴著他的背脊。

  閉上眼,她感受風在耳邊吹掠,發絲飄場的喜悅。

  他停下,她張開眼,然后……看見!

  一聲驚呼!她朝前方跑去,是的、是的,她記得,她通通記得。

  四歲的孩子不該記得太多東西,但她偏偏記得這個山洞,這個和哥哥生活過五天的地方。

  快步跑進山洞里,徐皎月找到角落處,有自己用石頭刻畫的大哥哥,獸骨還堆在墻邊,那是嗯哼找來給她當堆積木玩的,手指輕輕撫過山壁,所有的記憶陡然清晰。

  旋身,徐皎月對上蕭承陽的眼睛,

  懂了、明白了、恍然大悟了,原來啊……

  所以第一眼,他給了正評,所以「她去哪,他去哪」,所以他明目張膽地喜歡她……眼角濕濕的,她朝他走近,仰起頭。

  「我叫月月,你呢?」她問。

  緩緩吐氣,他輕聲回應,「啊啊。」

  「原來你叫啊啊……」控不住的淚水墜跌,她一把抱住他,用盡力氣。

  他的嘴角微勾,心,鄭重放下。以為她不記得了,沒想到……很好啊,這樣很好。

  那天,他一眼認出她的胎記、她的聲音,他雀躍無比,直覺跟上前去,一路跟著一路擔心,擔心她會不會將陳年事忘得一干二凈。

  疑慮讓他不敢輕妄動。

  聽到村人喊她月月時,喜悅滿得他的胸口裝載不下,若不是理智拉住,他差一點點就破窗而入,不允許那群名為家人的男女在享受她帶來的利益之余,還恨著她。

  沒想到她記得他……一直都記得。

  心暖了、滿了、漲了、甜了,細細看著胸前的她,冷峻五官浮起一抹溫柔。

  她伏在他胸前,咬得下唇隱隱發痛,深怕這是南柯一夢,夢醒后,什么都沒有。

  他擁住她,笨拙地輕撫她的后背,試圖撫平她的激動。

  她抬起頭問:「你知道狼哥哥、狼姊姊在哪兒嗎?」

  「不知道。」這次到杞州辦了趙擎,他便有打算上山尋訪「老友」,但他不完全有把握。「這么多年,也許已經不在了。」

  他的話,讓她的心微沉。

  「我跟董叔上山過幾次,都沒找到這個山洞,更別說池塘和那個我們唱歌跳舞的懸崖峭壁。」

  「想去嗎?」

  「想。」

  他向她伸手,她毫不猶豫地把手交疊上,一前一后,兩人走出山洞。

  秋天至,衰草枯楊,野花野草出現破敗景象,但走在他身邊,她卻覺得風吹很美、落葉很美、荒原很美,而在身旁的他美上加美。

  他小時候就美得讓她流口水,她常想著,怎么有人能長成這副模樣,多教人妒忌啊,而現的他更是美到讓人怦然心動,這樣的他怎么能夠喜歡她?他合該找到另一個能配得上與他「郎才女貌」的女子呀。

  「我離開后,你好嗎?」徐皎月問。

  那時,她想娘、想哥哥了,夜半里哭著醒來,他們無法用言語溝通,但她的眼淚讓他痛,他在山洞里胡亂轉圈圈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

  最后他背著她,回到他們初遇的林子里。

  「不好,董叔帶走你,我很傷心。」

  「你看到了?」

  「對,我躲在林子里,等你下山我才離去。」

  「你怎么會變成北陽王?」徐皎月問。

  「你走后,我常在林子外徘徊,我想要遇見你,可是被抓了。」

  徐皎月倒抽口氣。是,她記得,回村不到半個月就聽說有人抓到一個模樣像人的怪獸,大家都跑去看,但娘嚇壞了,打死不讓她和哥哥出門。

  她猜過會不會是他,她太擔心了,夜里惡夢連連。

  系統大娘知道她害什么,問她要不要預支福氣點數給「大哥哥」交換平安順利,她想也不想就同意,一千點,連同利息,她預支了一千兩兩百點。為了還債,她扮命學習,連睡覺都很省。

  「然后呢?」她急問。

  「我被輾轉發賣。」

  「賣你?為什么?你連說話都不會。」當小廝?長工?怎么可能?

  「我不需要說話,他們把我關在獸欄里觀賞,讓我和狼虎、惡犬互斗,他們叫我獸人。」

  心狠狠被扯痛,徐皎月咬牙切齒,「有沒有人性哪!」

  蕭承陽莞爾。人性?那不是人人都有的東西,比起那些人,更臟、更惡心的人多的是。

  「后來呢?」徐皎月追問。

  「我被輾轉賣到戶部尚書陳大人家里,他邀請同僚來觀看我和老虎相斗,我的親生舅舅就在當中。」

  「他認出你了?怎么認出的?」

  「我出生時手臂有七顆痣,排成北斗七星,此事被當成傳奇,外祖家里人人曉得。他看到我手臂上的痣,聯想到那個傳奇。小舅舅把我買下帶回外祖家,我長得與父皇有八成像,之后滴血認親,確認了身世。」

  「堂堂皇子怎么會……」

  「十幾年前,父皇只是個沒沒無聞的皇子,奪嫡之爭沒有他出頭機會,在歷經一段慘烈的斗爭之后,幾個皇子紛紛失勢,最后皇位竟意外落到父皇頭上。

  「當時皇子府里,有正妃、側婦各一,父皇被送進東宮時,有不少人盯著另一個側妃空缺,父皇不堪其擾,放出話決定升生下三子的嬪妾為側妃。

  「除了我的母親之外,另一名嬪妾也懷有身孕,但我比四皇弟提早三日出生,父皇打算在我滿月禮那日提母親為側妃,想到未及滿月,我失蹤了,東宮上下大清洗,死掉一票太監宮女。」

  「是四皇子的母婦干的?」

  「東宮徹查多時,但找不到任何證據。后來她因為兒子蕭承業被封側妃,隨著父皇登基,她冊封德妃,再慢慢晉升貴妃。」諷刺吧,一個無德女子封號竟是德妃。

  「你母親呢?」

  「她沒挨過失子之慟,落下病根,兩年后死了。」

  「你被送回后宮,貴妃她……」

  「大事底定,她不怕,何況蕭承業深得父皇心,而我個連話都不會說的皇子,誰會把我看在眼里?」他自嘲。

  「當時,你的處境肯定很困難。」

  「嗯。」他點點頭,突地笑了。

  「還笑得出來?」他笑,她卻怒了,她憂著、愁著,心疼他的遭遇。

  「太監宮女使壞,故意惡整我。」

  「怎么辦?你不會說話,連告狀都不成。」

  蕭承陽輕笑攬過徐皎月,她把后宮想得太容易,就算他會說話,初來乍到又怎么敵得過后宮那堆人精。

  她不滿,急道:「別笑、別笑,快告訴我,他們怎么欺負你?」

  「他們叫我畜牲,不給我水喝、不給我飯吃。」

  她應不出聲,眼底滿滿裝著不舍,眉眼對上……他真喜歡她的不舍。

  如果徐皎月沒關掉提醒裝置,現在她會聽見數不清的當當聲。

  她抓起他的手,把它裹在自己小小的掌心間,貼在臉頰處輕輕撫蹭。

  已經過去很久的事了,但有人心疼,他突然覺得委屈起來。心口酸酸的、眼底酸酸的,但酸得他……很開心。

  再度抱緊她,下巴靠在她的頭頂上,繼續往下說:「我跑到御花園的池子里抓魚吃,動靜鬧得很大,里一圈外一圈,圍了滿滿的人像看戲似的。」

  「沒有人出面管管?」

  「太子哥哥管了。」

  「他怎么管?」

  「他引父皇進御花園,親眼看見這一幕,父皇何等精明,能不明白發生什么事?太子哥哥怒斥宮人怠慢,借此向父皇求恩,讓我養在母后膝下。」

  「皇后娘娘可有真心待你?」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