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
王妃自帶福運來(上) page 17 作者:千尋

   
  第四章  系統大娘,你壞掉了嗎(2)

  哄堂大笑,眾人前仆后仰,要是臉皮薄的,早就不曉得往哪兒挖洞躲了,偏牛翠花要錢不要命,連命都不要了,面子算啥。

  牛翠花索性往地下一坐,耍橫哭喊,「不給我錢,我就死在這里,變成厲鬼把你們一家攪得不安寧!」

  有見過潑婦,沒見過潑得如此厲害之人。徐皎月無語,牛大郎滿臉為難,牛大嫂頭痛得都快站不穩了。

  徐皎月見狀,往灶房走去,不久拿了把刀子和一把長凳出來,她先把牛大嫂給扶坐好,低聲在她耳畔說:「牛大嫂別擔心,有我呢。」

  她又對牛大郎說:「牛大哥心善,肯定聽過‘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’,你今兒個就舍身救人吧。就算異母,可翠花姊終究是你的親妹妹,與其讓她去禍害別人家,不如順了她的心意。」

  說完,她把刀子往牛翠花手里塞進去。「翠花姊,你不是想死嗎?甭擔心,我選了把最鋒利的,保證白刀子進、紅刀子出,一插就完事。」

  牛翠花臉色青白交替,手里握著刀子,全身簌簌發抖,她、她……竟讓自己去死?徐皎月真狠心,她抬眼看一圈,發現牛大郎沒出聲、村人也不阻止,大家看好戲似的等著后續。

  牛翠花哪里肯?手一松,刀子落地。

  徐皎月揚眉一笑,扯起嗓子朝躲在人后的牛寶喊,「牛二哥,翠花姊下不了手,你來幫一把吧。」

  聽見她的聲音,牛寶跑得飛快,像有鬼在后頭追似的。

  牛翠花見二哥跑了,連忙跳起來,身上灰塵也不拍了,急急忙忙追出去。

  徐皎月一笑,朝門口喊兩聲。「翠花姊,你回去后好好想清楚,如果還是想死,這刀子會天天給您磨得利利的。」

  村人早就笑得直不起腰,這出戲比起戲班子演得還有趣。

  不過,對付牛家那幾個渾人,還真是要比他們更橫。

  當當當,系統不斷發出聲響,【當!牛大郎贈正評五點。】、【當!牛大嫂贈正評十點】、【當!王大媽贈正評一點。】、【當!陳小弟贈正評兩點】……算算,也有不少點數。

  她走到牛大郎跟前,握住牛大嫂的手,認真道:「我知道你們厚道,可過去只有兩個大人,日子苦,捱著捱著也就過了,如今寶寶馬上要出生,你們得替他多想想。

  「大家都知道牛寶沾上賭,那可是無底洞啊,若牛大哥還是這種態度,以后他食髓知味,賭債還不了,直接把賭坊打手帶上門,要把你們的孩子賣了抵債,怎么辦?」

  「皎月說的沒錯,寬厚也要有個限度。」

  「那個牛家,能遠就遠著些。」

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勸說牛大郎之后便紛紛離開,直到沒人了,徐皎月才從包袱里拿出一張十兩銀票塞給牛大嫂。「孩子落地后,到處都得用錢,牛大嫂留著吧。」

  看見銀票,牛大嫂紅了眼眶,對牛大郎說:「這才叫親妹妹,牛翠花那個樣的……」

  牛大郎慚愧低頭,道:「我知道了。」

  「人善人欺、馬善人騎,牛大哥心里要有一桿秤才行。」

  牛大嫂抹抹眼淚道:「是啊,他再不強硬起來,我就帶孩子回娘家去。」說著,她把銀票塞回徐皎月手里。「皎月別擔心,銀子我偷偷攢著呢,埋在墻角,只是在牛家人面前不好說,我可是防著呢。」

  幸好牛大嫂心有成算,徐皎月微哂,還是堅持把銀票留下。「我知道你們不愛欠人情債,但這不是債,是情分,這幾年哥哥、嫂嫂幫我的,我全記著呢。」

  說完話,揮揮手,徐皎月笑著離開。

  兩夫妻相扶攜,站在門口看著她的背影,牛大嫂輕聲道:「多好的女孩。」

  「可惜了,那樣一張臉。」

  「我信老天爺,肯定會給皎月一個不介意長相的好男人。」

  「沒錯,好心有好報,皎月那樣好,肯定會有好未來。」

  徐皎月走過三五步,聽見系統大娘提醒。

  【當!牛大郎贈正評十點。】

  【當!牛大嫂贈正評二十點。】

  【當!蕭承陽贈正評兩百點。】

  蕭承陽在!徐皎月猛地抬頭,對上他的眼。

  那眼光……依舊深邃、依舊難以理解,也依舊惑人……兩人對眼相望,沒人開口,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。

  她想問,為什么對她有好感?她不過是個其貌不揚的女子,他這種男人,是不該看見她的呀。

  他想問,為什么多年過去,不曾或忘她的身影笑靨?是啊,就是個其貌不揚的女人。

  回過神,徐皎月調開目光繼續往前走,她在心中問著——

  【系統大娘,你壞掉了嗎,怎么會有兩百點?】

  【我沒壞,身分越高、能力越強者,給的點數會翻兩倍、三倍甚至十倍。】

  【他是身分高還是能力強?】

  【我怎么知道,你去問他啊!】

  問他?他的目光很冷,臉很臭,他全身上下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,再笨的人也曉得驅吉避兇,只是……正評?好感?還是毫無道理呀!

  會不會丑女對帥男而言就是會有無法形容的魅力?

  如果是這樣的話……猶豫著、懷疑著、考慮著……她是該為發家致富靠近他,還是該明哲保身,遠離危險?

  徐皎月尚未做出決定,但在經過蕭承陽身邊時,被他一把拉住。

  他沉聲問:「你會勸別人,為什么不勸勸自己?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你的親人。」

  啊?他……知道什么?何況,他有什么權利「知道」,那是她的隱私啊,他憑什么探究?

  不開心、不友善,她問:「不知公子是路過,還是跟蹤?」

  他對她的不善視若無睹,簡單問:「去哪里?」

  「那里。」她回答得更簡單。

  然后他就很簡單地點點頭。

  點頭是什么意思?那里很好?那里是正確選擇?誰知道她要去哪里?

  天……一個寡言的男人,讓人很頭痛。

  算了,理他呢,條條大路通四方,何必管他要做啥,不過是萍水相逢罷了,她自顧自往前走。

  然后他也自顧自地跟在她身后,亦步亦趨。

  起初她還自我安慰,路不是她家開的,他想往哪兒就往哪兒,誰也管不著。

  她刻意忽略他,刻意在心里和系統大娘對話,刻意假裝身后沒有一個身材碩壯、五官很帥,表情很冷峻的男人跟著。

  【大娘,建議我學點什么吧,廚藝?】

  【還學?你腦袋里都不知道背多少本食譜,有用嗎?】

  【確實沒用,奶奶摳門,舍不得在食材上頭花錢,枉費我一身本事。】

  【要不要試試學醫?】

  【我試過的啊,能認得草藥已經是極限,大娘不也說我沒天分。】

  【這倒是事實,要不……學學做生意?】

  【這倒是可以,以后我想開間繡莊,大力推廣我的雙面繡。】

  這次她沒把所有錢全倒出來,除了給爹和奶奶的,還留下三百多兩。慢慢攢,早晚能攢下一間鋪子。

  【你從經濟學起,再讀一點行銷法則,經營學也可以讀讀,我找幾本粗淺的入門書放在桌面。】

  【好啊,到董叔家后再學。】

  上山的路很窄,路上被厚厚的枯葉覆蓋,在身后傳來窸窣聲時,徐皎月轉頭,原來他還在?從這里進去,只有董叔一家了,他這是……

  停下腳步,她看著他的眉眼,認真問:「公子到底要去哪里?」

  「你去哪,我去哪。」

  啊?他有沒有說錯?

  「這話不對!我們不熟吧?」不熟的兩個人,怎么能「你去哪,我就去哪」呢?

  「意思是你去哪,我不能去哪兒?因為不熟?」他反問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