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可樂 > 暗夜情夫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暗夜情夫目錄  下一頁


暗夜情夫 page 7 作者:可樂

   
  她柔嫩雪白的肌膚散發出天使般的純潔光芒,她的催促化成一道暖流,無形中漫撫過他被魔咒折騰得疲憊不堪的心。

  縱使藉由血確認她是他的真愛,她不一定認同,卻愿意如此為他犧牲,成為他續命的依靠。

  費烈奇為她的善良美好而悸動不己,輕輕的在她的手腕上落下一個吻,微微哽咽的說:「謝謝。」

  他發誓,會極盡所能的用愛回報她。

  不知道是因為他那句充滿復雜情緒的道謝,又或者是感受到他唇上冰冷的溫度,劉恩禔不禁打了個略嘿,心微微發顫。

  察覺自己異常的反應,她急急甩開那奇怪的聽覺,慎重的叮嚀,「請你控制好吸一口血的量,不要過量!」

  瞧她如此慎重其事,費烈奇忍不住低笑出聲。

  他從沒想過他的真愛會是個來自臺灣的東方娃娃,她是那樣天真、那樣可愛,讓他無法不對她傾心,釋放出前所未有的溫柔。

  「放心。」他斂住笑,用無比憐惜她的語氣詢問,「上次咬你那一口,會痛嗎?」

  病癥發作時,嗜血的欲望一旦襲來,他口中的犬牙會像吸血鬼一樣緩緩的拉長,雖然僅是吸取一口血的量,但是變長的犬牙得沒入血肉,浸淫在熱血中,才會慢慢的縮回。

  他可以明白那有多痛,卻不得不。

  「很痛。」

  當他用那雙藍眸深深的注視著她時,劉恩禔竟沒來由的想對他撒嬌,這感覺來得太突然,連脫口而出的回答也隱藏著想惹人憐惜的嬌軟意圖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他濕涼柔軟的唇瓣貼著她脈搏躍動的地方,輕輕吻著,舌頭跟著不安分的舔舐著,一下又一下。

  雖然他舔舐著她的肌膚,卻像是舔進她的心里,讓她整個人好像被注入麻藥,感覺輕飄飄的。

  不過那如夢似幻的感覺僅是瞬間,當他尖銳的牙齒穿透她的肌膚時,痛意緩緩的蔓延開來。

  「痛……」她痛吟出聲,想縮回手,他卻緊咬著她不放。

  霎時,她因為自己的天真而心生恐懼。

  他是嗜血的、饑渴的,嘗到她的血后,他真的能抑制源源不絕的渴望,適可而止嗎?

  當她熱燙腥甜的鮮血滑進喉嚨,緩緩的融入他的血液之際,悄悄的勾挑起另一種兇猛而狂烈的赤裸裸肉欲。

  雖然只是一口血,卻轉換為更小的分子,滲入他的血液,滿足嗜血的渴望,讓他像是在瞬間充飽電,積蓄了活力能量。

  強烈想要她的渴望席卷而來,費烈奇赫然驚覺自己體內的野獸不只渴望她的血,還渴望她的肉體。

  他想占有她,進入她。

  蘇醒的欲望讓他發出有如野獸的低沉咆嚀。

  劉恩禔頓時膽戰心驚,以為自己死定了。

  沒想到他輕舔她的手腕,她手腕上的傷口好像被誰施了魔法,慢慢的收合、復原,最后留下粉紅色的淡淡齒印。

  痛的感覺宛如錯覺,已不復存在。

  「夠了嗎?」她難以置信的視著他,意外的發現他蒼白的俊臉多了一絲血色。

  他唇紅、齒白、眼柔的英俊模樣,惹得她心一震,心頭小鹿撞個不停。

  「夠了。」因為需求,他的嗓音低沉而沙啞,那雙幽深的藍眸卻閃動著難以壓抑的欲望火焰。「可是我想要妳。」

  「好。」被他臉上柔軟的神態所迷惑,劉恩禔一時之間沒細思他話里的意思,答應得很爽快,隨即又嘟嘍,「唔……我應該會睡著。」

  上一次,被他吸過血后,她立刻暈暈沉沉的陷入昏睡,這樣她還有辦法讓他要她嗎?

  他說他要她……要?!思緒猛地一頓,她發現費烈奇說的這個字有些奇怪,還來不及開口,便看見他微笑的張開雙臂,抱住她,將她壓在貴妃椅上。

  「上一次你是不是連值了幾天夜班?」

  她回想了一下,才點了點頭。

  「一般昏睡的狀況會在吸完血后幾個小時發生,那一次你會立刻暈過去,應該是身體過度疲憊所造成。」他柔聲低語,雙手劃過她滑嫩美好的臉部線條,修長強健的溫熱身軀覆在她柔軟嬌小的身子上,眼眸火熱的凝望著她。

  劉恩禔被他大膽的舉動嚇得完全傻住了。

  他……他在做什么?怎么可以……

  「我要和你做愛。」

  她的血迅速融入他的體內,喂養咆哮饑渴的野獸,減輕他的痛苦,一掃他病態的疲憊和虛弱。

  他直接坦白的話語,以及太過親密的姿勢,讓她羞得粉臉爆紅。

  「你剛剛已經答應了。」

  含笑的藍眸欣賞著她紅著臉的模樣,他表情認真,修長的手指一下子拉扯著她睡衣前襟的鍛帶,一下子撫摸著釦子。

  劉恩禔困窘的注視著他,隨著他手部的動作,心臟瘋狂的跳動著。

  他真的會扒光她的衣服嗎?她沒穿內衣,不知道……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?

  她邊不安的想著,邊拉開他不安分的手,強自鎮定的說:「我……我剛剛沒聽清楚,那個做……做愛是吸血后的標準作業程序嗎?」

  雖然她的語氣很鎮定,臉上的紅潮卻出賣了她。

  費烈奇朗笑出聲,不可思議的問:「做愛哪需要什么標準作業程序?」

  他的女人有一顆善良的心,以及純真看待事物的天真。

  在現今社會,她美好的一切有著難得的天真,讓他更想將她攬進懷里,細心呵寵。

  聽著他低沉的嗓音輕緩的吐出每個音節,以及恨不得將她拆吞入腹的饑渴眼神,讓劉恩禔感到微微暈眩。

  不好!很不好!

  遇上這個男人,她發現自己被吃得死死的,即便心知肚明此時該做什么反應,卻只能傻楞楞的任由他為所欲為。

  難道他的牙齒淬著蠱惑人心的毒液?

  在她大方「捐血」的同時,也讓那毒液里的危險分子潛進她的體內,準備隨時操控她?

  她有些驚慌,陷入恍神的狀態。

  ……

  「甜心,沒人這么對過你嗎?」看著她驚訝的表情,他臉上的表情更加柔軟。

  劉恩禔凝視眼前英俊的男人,楞了許久才擠出話,「我……我是你的看護,我……我們不能這樣。」

  有看護像她這樣嗎?

  病人才回來不到一個小時,就與他滾上床,這……這……分明是色情片里的情節嘛!

  「也將是我最親密的愛人。」

  大手滑過她嬌小的身軀,感覺她滑嫩的肌膚帶來的美好觸感,他的喉嚨再次逸出情不自禁的低沉咆哮。

  親密的愛人……劉恩禔的心重重一顫。

  她只是他的看護,只是不忍心看他受苦,才會善心大發的讓他吸她的血,但是這構不成愛情的因素。

  雖然他英俊得迷惑人心……不,不,這是不對的,她不能因為他的外貌和那一套命定理論,就乖乖的任由他為所欲為。

  確定這一點,她仿佛落入獵人陷阱的小白兔,慌亂得想逃脫。

  費烈奇卻沒給她可以反抗、疑惑的機會,扯開她身上那件礙事的睡衣,薄唇貼在她滑嫩的肌膚上,輕輕的嚙咬,溫柔的舔吻。

  「你是我的,你會明白的。」

  他又濕又燙的吻在她水嫩無瑕的身軀游移,粗糙的舌頭讓她的體內升起一股難言的燥熱,緩緩的蔓延全身。

  「不……」纖白的身子泛起敏感的疙喑。

  「乖,你會喜歡的。」性感的薄唇微揚,他那絲絨一般的低沉嗓音像是帶著魅惑人心的魔力。

  劉恩禔沒來由的期待著,等著看他接下來會對她做什么事。

  ……

  第4章(1)

  激情過后,費烈奇趴在劉恩禔的身上,不停的喘息。

  任由他壓在自己的身上,她的思緒被高/chao擄掠,整個人飄飄然,陷入迷離之境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