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可樂 > 暗夜情夫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暗夜情夫目錄  下一頁


暗夜情夫 page 5 作者:可樂

   
  盧克夫設計她!他絕對是故意的!

  但是,他這么做又有什么好處?萬一她很沒用的被壓倒,弄傷了他們尊貴的爵爺,那……她是不是要負起責任?

  那天院長似乎沒有提到,若是因為失職而造成對方更大的傷害,會不會有所謂毀傷條款?

  在劉恩禔的腦子紛亂轉著這些念頭時,盧克夫已領著一行人,無視她求救的眼神,徑自離開。

  這……太過分了!

  再說,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這么虛弱才回來嗎?

  他的意識清不清醒?知不知道他正壓在她這個弱女子的身上?

  劉恩禔欲哭無淚。

  這時,一道迷人的中低音拂過她敏感的耳畔,軟軟的落入耳底--

  「麻煩你先扶我到起居室。」

  不知是他灼熱的氣息還是他虛弱的聲音揪緊她的心臟,她感覺耳根子發熱,身體忍不住輕輕的顫動。

  「你可不可以……」

  沒讓她說完話,他勉為其難的擠出聲音,「拜托,我真……快撐不住了……」

  「好……好啦!」

  她認命的當起神力女超人,使出全身力量,費力的踩著瞞師、顫抖的腳步,扛著他、拖著他,朝右側的起居室走去。

  第3章(1)

  仿佛過了一世紀的時間,起居室里那張看起來十分舒適豪華的貴妃椅出現在眼前,劉恩禔激動得來個大翻身,想將男人甩到椅子上。

  可惜她的力道不足,角度不對,翻身不成,反而直接拖著男人倒地,被他壓得更徹底。

  幸好起居室的地毯很厚,她沒有太痛的感覺,但是壓在身上的男人很重,緊貼著她的身體,不斷散發出熱度,堅實線條,硬硬的、扎實的壓在她充滿彈性的柔軟之上。

  「嗚……我的小籠包一定會被壓扁……」劉恩禔不自覺的低嗚出聲。

  她身上穿著睡衣,雖然不是性感的絲薄材質,但是透氣輕薄,襯出她小巧渾圓的豐滿胸部。

  其實她的胸部不小,只是與好友方詠真胸前壯觀的程度相比,她小巧渾圓的豐滿胸部等級與小籠包無異。

  這一次,被男人重重一壓,兇多吉少啊!

  男人沒聽懂她話里的意思,卻覺得身下的人兒柔軟、誘人得讓他不想移動。

  她軟嫩的胸部隨著呼吸而上下起伏,曖昧的廝磨著他的胸口,撩撥著他,加深他內心的渴望。

  他想要她……伴隨著欲望涌現的噬血渴望,讓他的呼吸漸漸變得急促、粗重。

  「我要妳……妳的血……」

  感覺他熾熱的鼻息拂在臉上,劉恩禔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,根本沒注意到他說了什么。

  「我我先扶你起來,好不好?」一雙手擱在他寬厚的肩上,她試圖推開他。

  她從沒跟人這么靠近過,強壯而陽剛的氣息讓她沒來由的發慌。

  這不是專業護士該有的反應,她不斷的暗暗告誡自己,劉恩禔,他是病人,別表現出花癡的模樣。

  完全不知道她懊惱的情緒,費烈奇無法掩飾對她的喜愛,近近的、癡癡的將她的模樣映入眼底。

  那張嫩白的心型臉蛋,宛如小動物的深遠圓眸、卷翹羽睫,以及可愛高挺的鼻子、嫩艷的櫻桃小嘴,在在吸引著他的目光。

  自從在布圣醫院吸了她一口血后,他確定她是他的真愛,更是他的解藥。

  只要有她,他就得救了……

  思及此,他的呼吸更加急促、粗重,嗓音沉啞的吐出心中的渴望,「給我……妳的血……我要……」

  終于聽清楚他夾雜著濃濁呼息的話,劉恩禔心一窒,擱在他寬厚肩膀上的手一僵。

  「水?你要喝水,是嗎?」她不確定的問,那被強壓在腦中的記憶倏地被喚起。

  那一夜……她的腦海隱隱約約浮現她昏倒在特殊病房前的事。

  她記得她進入病房,聽到床上的病人發出痛苦的呻吟……

  突然,她明白他要的是什么。

  心下一凜,危險的感覺迅速竄起,劉恩禔還來不及做出反應,費烈奇卻突然俯首,狠狠的吻住她的唇。

  他冰冷的薄唇貼上的力道讓她的心緊緊揪著,直覺想抗拒,但這個吻蘊含著迫人的氣勢,弄痛了她,讓她無法抗拒。

  「唔……」她痛吟出聲。

  他的舌頭乘機撞開她的唇瓣,鉆進她的口中,舔纏著她的每一寸細膩。

  她不知所措的被他糾纏著,呼吸里全是他陽剛的男性氣息,覺得身體熱得像是被誰點燃了一把火,隨時都有熊熊燃燒的可能。

  面對如此激情,她的心頭震撼、激蕩,有些無助。

  突然,他咬住她的舌尖。

  「唔呀……」痛意襲來,血液的腥味漫開,不知哪來的力氣,劉恩禔一把推開他。

  沒料到自己會被她推開,費烈奇呼吸急促,一雙灼熱得足以將她燃燒的藍眸凝望著她。

  她的視線在他的臉上游移,半晌,聲音微微顫抖的開口,「你……你是那一晚的病人。」

  除了震驚,她的語氣里還有濃濃的不可置信。

  費烈奇吸了她舌尖泌出那一丁點的血,彌補體內的空洞,身體雖不似初回古堡時那般虛弱,但多多少少補充些許元氣。

  「是我。」

  果然,那晚可怕的感覺不是夢。

  讓她疑惑的是,為何醒來后,她對那一晚的印象薄弱得可憐?

  如果不是手腕上還留著被咬過的痕跡,她真的會把那一晚可怕的經歷忘得一干二凈。

  「那晚……你對我做了什么?」

  「我吸了妳的血。」他原本就沒打算隱瞞。

  劉恩禔狠狠的倒抽一口氣,幾乎要以為眼前的一切是出自自己的幻想。

  「你……你說……」

  「你沒聽錯,那晚我吸了你的血。」沒有那一口血,他便無法證實她是不是他的真愛。

  她瞪大眼睛,耳邊倏地回響著各種聲音--

  擁有百年古堡的德固拉家族是吸血鬼家族!

  恩恩,你真的不怕被賣掉嗎?

  我得幫你準備一些驅逐吸血鬼的圣物,若他真的想吸你的血,多少可以擋擋,爭取時間逃命……

  劉恩禔掩不住恐懼的凝視著眼前英俊非凡、面色蒼白的爵爺,心想,她一定是在作夢吧?

  眼看她露出驚恐又恍惚的神情,費烈奇問:「你怕我嗎?」

  好幾次,他試探性的詢問女子,若他因為怪病不得不吸取人血的假設性問題,而看到她們眼中的驚恐。

  那份驚恐讓他對自我感到厭惡,甚至連確認都不愿確認,便心軟的放棄可能尋得的希望。

  這一次,在劉恩禔的臉上看到熟悉的神態,他的心底深處彌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復雜心情。

  但因為是她、確定是她,他不愿放棄,期待把一切建立在「你情我愿」的平等上。

  不知道他內心的翻騰,劉恩禔幽幽拉回思緒,想到自己的處境,好想哭。

  她生平最怕阿飄,從不相信有吸血鬼,現在遇上了,甚至曾被吸過一次血,能不怕嗎?

  內心深處涌上的懼意讓她打了個冷顫,強忍住流淚的沖動,哀感的說:「我現在還不想死啊!」

  老天爺是不是太捉弄人了?她不求長命百歲,只求活得精采,但不是要變成人不人、鬼不鬼的吸血怪物啊!

  她瞥了他一眼,大大的眼睛含著淚水,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。

  費烈奇看著她,心底滿是復雜的情緒。

  他也不愿意變成需要吸人血才能生存的怪物,但是無從選擇,這是身為德固拉家族長子的宿命……

  「你放心,你永遠都不會變成和我一樣的人。」他低沉的嗓音里藏著晦暗。

  「是嗎?那我會變成什么樣子?」

  「你還是你,不會變。」

  若她愿意成為他的解藥,情況就不同了……費烈奇知道自己應該把真相告訴她,再由她決定是不是愿意成為他的解藥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