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可樂 > 暗夜情夫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暗夜情夫目錄  下一頁


暗夜情夫 page 19 作者:可樂

   
  確定這一點,她決定一次和他表明自己的心情,不希望讓他一直空抱著希望,浪費寶貴的時間。

  況且她知道島上有個女孩暗戀他許久,抱持著自己得不到也希望看見別人幸福的心態,她反而想要做些什么撮合他們兩人。

  「那明天晚上有空嗎?」霍習寬鍥而不舍,緊接著問。

  今天不行,就約明天,明天不行,再約后天,他相信總有一天自己可以成功打動她的心。

  「霍醫生,你約別人吧!我……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」劉恩禔苦笑,表情為難。

  雖然知道自己與費烈奇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,但是目前她還是沒辦法說忘就忘。

  霍習寬震驚不己,直瞅著她。

  來到這里將近一個月,他從沒看見她身邊出現過其他男人,一直以為她是與他一樣寂寞的人。

  怕他誤會,劉恩禔補充說明,「我和他之間有些問題還沒解決,才會暫時分開,你……」

  「沒關系,我可以等!」他語氣堅定,激動的握住她的手,被澆熄的熱情瞬間又燃起一簇希望的火苗。

  她心里一陣慌亂,急著抽回手,「霍醫生,請你……」

  「混蛋!不準你碰她!」一道優雅沉冷的嗓音突兀的響起。

  待在多雨的倫敦,費烈奇完全沒辦法適應臺灣的天氣。

  他不懂,明明是初秋季節,明明風很大,為什么天氣卻懊熱得讓他感覺自己像是置身在一個大蒸籠里?

  他全身燥熱,心情低落,好不容易找到那個讓他心煩意亂的女人,卻發現有只大猩猩不知羞恥的握住劉恩禔那雙只有他能握的小手。

  轟的一聲,占有欲伴隨著火氣由胸口竄起,他冷著陰郁深沉的俊臉,毫不遲疑的撲向那個男人。

  劉恩禔還來不及反應,只見一道修長的身影撲向霍習寬,不消片刻,兩個男人莫名其妙的打了起來。

  在兩個男人爆發沖突的同時,她杵在一旁,一看清楚動手男子的模樣,心不由得一凜。

  怎么會是他?

  是她太想念他所產生的幻覺嗎?

  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幾乎要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  費烈奇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

  她心跳狂亂,腦子鬧哄哄的,理不出一丁點頭緒,顧不得兩個莫名其妙揪打在一起的男人,轉身就跑。

  費烈奇隱隱約約瞥見劉恩禔的身影,架也不打了,完全著了魔似的跟在她身后,追了上去。

  「恩恩!」

  發現費烈奇緊追在身后,劉恩禔心頭一驚,不自覺的加快腳步,不讓他追趕上自己。

  見她認出他,卻躲著他,費烈奇的胸口莫名的揪緊。

 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,她怎么可以躲著他、不見他?

  愈想愈生氣,他的聲音愈來愈冷,「劉恩禔,不準再跑了。」

  海風徐徐,吹拂著他深褐色的頭發,美好的陽光灑落在身上,火一般灼燒著他,皮膚開始泛著刺痛的感覺。

  他抹去額頭冒出的汗水,發出怒吼,卻阻止不了她向前跑。

  聽到他動怒的聲音,劉恩禔想停下腳步,但是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他的不知所措讓她只能罔顧他的警告,拚了命的往前跑。

  她沒想到他會突然出現,否則一定會好好的想想該用什么態度來面對他,才不會讓自己的離開顯得狼損。

  看著她離自己愈來愈遠,費烈奇不禁低咒一聲。

  突然,她腳步踉蹌,撲倒在地上。

  他的心差點停止跳動,回過神來,快步來到她身邊,緊緊的將她抱進懷里,著急的問:「怎么樣?有沒有摔傷?」

  依偎在他的懷里,聞到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氣息,劉恩禔的心再次為他怦動。

  如果不是知道他將和與他有著相當實力的名媛結婚,沒有看到他的風流……她或許還會傻傻的待在他身邊,心甘情愿的當他的禁臠吧?

  看見她臉色慘白,額頭冒冷汗,睜著一雙淚眼忘神的揪著自己,費烈奇焦急的問:「跌傷哪里了?很痛嗎?」

  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憂心,劉恩禔的心情混亂不已,不知道該不該想辦法逃出他的懷抱,并遠離他。

  另一方面,她的心里卻是不斷的涌現疑問。

  為什么他還要對她這么好?

  為什么他要來找她?

  為什么他看起來那么蒼白憔悴?

  她不是已經替他破除了吸血鬼魔咒?他不是應該要健健康康、神采奕奕的嗎?

  滿心的疑惑讓她忍不住開口,「你為什么會在這里?」

  忙著查看她腳上傷口的動作一頓,費烈奇抬起頭,用那雙隱含著風暴的藍眸瞪著她。

  「你不知道我為什么會在這里?」他咬牙擠出嘶啞的聲音,一副想拍死她的模樣。

  他兇巴巴的表情與語氣讓劉恩禔沒來由的感到委屈,兩人分開了一段時間,她怎么會知道他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她面前?

  「為什么離開?」

  咬了咬嫩唇,她垂下眼眸,無限哀怨的輕喃,「你……不是準備和黛維娜結婚了嗎?」

  費烈奇的心猛地一突,「誰說的?」為什么他不知道這件事?

  第10章(2)

  「我看報紙……」

  他嘔得快要吐血了,如果這是她離開他的理由,他真的很想狠狠的打她屁股,再狠狠的愛她一回,讓她知道他愛的是誰。

  積累在心中的幽怨一且說出口,便再也沒有打住的可能,她一鼓作氣的接著說下去,「還有,你帶女人回家……我再笨都知道,我的存在是多余的。」

  「我帶女人回家?」他泠冷的問,好奇身為這件事的當事人,他怎么會不知道?

  「我看到了!你們在做……」想起那令她作嘔、傷心的一幕,劉恩禔頓住,咬住唇瓣,迅速別開臉,不讓他看見她差點奪眶而出的淚水。

  兩道眉頭緊蹙,費烈奇捏住她的下巴,強迫她面對自己。「你對我的這兩項指控都是你自己的想法。而這是你離開我的理由?」

  聽他的語氣,她以為自己做了什么蠢事。

  但真的是她誤會了嗎?

  得知心愛小女人離開他身邊的理由,費烈奇大大的松了口氣,或許他更該開心,劉恩帳是因為太愛他、太在乎他,所以才會被誤導。

  這一切,他有必要和她說清楚。

  「我與黛維娜從小就是很要好的朋友,關于我和她會結婚的事,從我們成年以后,一直是媒體關注的話題。」

  她眨了眨眼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相信他的話,畢竟她對他的了解少得可憐。

  見她攬眉不語,費烈奇接著又說:「至于你說我帶女人回家的事,我要鄭重否認,那不是我!」

  他猜想,她看見的,很有可能是最近在他的古堡中作亂的弟弟薩伊德。

  她委屈的抿著紅唇,凝望著他,猶豫著該不該相信他。

  「你確定看見的男人是我?」

  經他這么一問,她微微楞住,勉為其難的回想起那日的情形,才發現因為體位的關系,她只聽到女人的聲音,沒看到在起居室里做愛的男人是誰。

  難道……她真的誤會了?

  費烈奇,由她臉上猜不出她的心情,無奈的說:「恩恩,在你心里,我就這么不值得你信任嗎?還是你對自己真的這么沒信心?」

  他正好說中她心里最脆弱的點,她的確是對自己沒信心。

  不等她反應,他又開口,「我猜那天你看到的是薩伊德,我為了我們的婚禮,讓他提前回古堡幫忙,沒想到他竟然帶女人回古堡亂搞。」

  薩伊德……在舉辦宴會那日,她見過德固拉家族的所有成員,對他有印象……等等,費烈奇剛剛說了什么?

  我們的婚禮?我們指的是……

  她詫異又著急的望著他,想得到他的回答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