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果麗 > 分手后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分手后目錄  下一頁


分手后 page 2 作者:果麗

   
  「對不起,請你別生氣……」

  「別生氣?你可真敢要求啊!」喬維剛發出冷笑。

  別生氣?不可能!

  事實上,他氣炸了。

  「若要我別生氣,那么你就不該一聲不響的離開,不該連個地標圖都不傳給我,更不該趁我不在時過來屋子里,卻又在我回來之前離開,假裝你仍是不在的假象。」喬維剛低下頭,鼻尖抵著她的鼻尖。

  這算什么?有膽子走人,卻沒膽子回來面對他的怒氣?早知道他會生氣,她就不該這么做了。

  「對不起……」伍語夜無法為自己的行為做太多的解釋,只能繼續的向他道歉,明知道他討厭從她口里聽見對不起這樣的字眼,但她仍是得說。

  「有沒有新鮮點的臺詞?對不起這三個字,我聽煩了。」喬維剛收起了身上部分的尖刺,帶著一絲的期待等著她,繼而為她收起剩余的尖刺。

  他不想傷害她,一點也不想,但他懷疑自己能有傷害她的能力,一直以來,都是她在傷害他,她不斷地探試著他的底限,而他也一再的為她重新調整自己的忍耐限度,一再的退讓。

  但是她呢?可曾想過何時停止這總是傷人的舉動?何時才能完整的回應他的愛呢?他真能在自己退無可退之前等到這一天的到來嗎?

  伍語夜緊閉著唇,表示了她的答案。

  新鮮臺詞?她沒有這種東西。

  「我們在一起三年的時間了,別說我小氣,我給你一點提示吧,你可以告訴我,這整個星期,你人上哪去了,可以告訴我,這回我做了什么事情,或者是任何事情又引發了你的流浪癖。」事出必有因,他從不相信沒有理由這一回事,只有愿意坦白與否的問題。

  「我……去了臺南,做了一趟深度的古蹟之旅。」

  「很好,然后呢?」以往只要他提及關于婚姻的事情,或者表現出想要與她結婚的慾望時,她才會從他身旁逃開,但這一回他確定自己沒有開口向她提及相關話題,她為何又要逃開?

  心底一股聲音試著說服伍語夜說出實話,可她開口,卻說了最不重聽的話語,沒將他最想知道的答案說出口。

  「沒有然后了。」謊言說完了,伍語夜的心也下沉了,她等著承受他更大的怒氣。

  但等了又等,她什么也沒等到,只感覺到大床輕微的震動。

  喬維剛直起身子,離開床舖,不再將伍語夜困在自己的身下。

  看著他將所有情緒瞬間收拾得一干二凈,臉上平靜得像是什么事情也不曾發生過,伍語夜倒是滿腹的疑惑。

  她以為他會更生氣的繼續逼問著她離開的原因,但他并沒有這么做,他只是轉身打算離開臥房。

  發現了他打算離開的意圖,伍語夜緊繃的情緒并未為此而得到解脫,一股不安反倒是擄著她的心。

  「你要上哪去?」她鼓起勇氣向他問道。

  她確定自己的聲音能夠清晰地傳入喬維剛的耳里,可他卻是聽而不聞,甚至連回頭看她一眼也沒有,便直直地走出房門。

  不肯說話,這是當他心情不佳的另一種表現方法,他決定在氣消之前,都不打算理她,他必須讓她明白,不是每一次她犯了錯,惹人生氣擔心,都能輕易地得到原諒。

  她必須得到教訓,換她來承受他的負面情緒。

  第1章(2)

  伍語夜跟著喬維剛的腳步來到衣帽間,看著他從領帶架上隨手抽了條領帶系上,接著他拿出外套掛在自己手上,另一手拿出手機撥出號碼給他的司機。

  「小吳,我現在下樓去。」收起電話,他越過伍語夜的身旁,再一次不理會她的叫喚,就這么留下她一人,出門上班去。

  伍語夜一臉頹喪的被留在原地,但她明白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,她活該。

  她為何又再一次的短暫逃開,這才是他最想要知道的答案,可答案她真的說不出口,一旦說出口,只是更傷人。

  她移動腳步來到喬維剛的書房,雖然擁有他屋子里的鑰匙,他也不介意她自由的來去,但她很少來到他的書房,上個星期,她心血來潮的進入書房,卻無意的在抽屜里發現了一枚戒指……

  她知道戒指的意思是什么,那枚戒指表現出了他想婚的心情。

  他一直想與她結婚,她則是一直抗拒將兩人的情感晉升到另一個層級之上,所以當他想婚的念頭再升起,她的回應便是斷然地從他身旁逃開。

  雖然這一回他未曾在口頭上提及結婚的事情,但他準備了戒指,這戒指他打算何時送到她面前呢?

  她害怕這個答案,所以才會再一次的逃開。

  一個想婚,另一個拒婚,若除去這個問題,他們之間的感情堪稱完美。

  他們是最完美且幸福的情侶檔呀!

  「唉……」

  這一回喬維剛怒氣延燒的狀況比伍語夜所預想的還要嚴重。

  以往只要惹得他發火,即便他不理人,這樣的情況從不曾超過五天,她會纏著他,纏到他無可奈何的放棄繼續對她生氣的狀態。

  但這一回她纏了他很久,像個小跟屁蟲的在他身旁打轉、撒嬌,盡可能的做任何事情討他歡心,卻見不到他態度軟化的任何效果。

  這已經是第十天了,他的冷態度依舊不變,他不拒絕她的任何動作,沒有禁止她出現在他的眼前,他對這一切采取了接受,卻不肯給出任何回應的態度,這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?

  該要繼續討好他,耐心的等待他的原諒?還是使出更激烈的手法,逼得他不得不原諒她?

  伍語夜煩躁的在屋子里來回踱步著。

  耐心一直是她欠缺的東西,十天的時間早已經將她碩果僅存的耐心給磨光了,她的選擇自然是后者,她得想個法子,好讓他不得不理會她。

  她繼續的在屋子里來回踱步著,不一會兒,她驀地停下腳步大叫,「有辦法了!」

  一個小時之后,她帶著許多從生鮮超市買回的食材來到喬維剛的屋子里。

  她花了不少時間做了一桌子的菜,但第一個討好的步驟完成了,她真正的煩惱才正要開始。

  她拿出手機,先撥出了喬維剛的號碼,不意外他不肯接她的電話,這樣的情況在這十天里天天上演,所以今天她要演點別的。

  她繼續重撥著,讓電話來電不斷響起,直到轉入語音信箱,她一再重復這個相同動作,她要用電話騷擾他的精神,讓他終究捺不住性子,選擇接聽。

  她知道自己會成功的,因為她從不曾這樣不間斷的連續撥話找人,他一定會接起電話,他會擔心她究竟為何找他找得急。

  果然,在她撥出第十通來電時,電話的另一頭被接通了。

  「什么事?」喬維剛的口氣相當不耐煩。

  「我在你家里,啊──」伍語夜先是告知了自己的所在位置,接著發出了無比驚恐的尖叫聲。

  「語夜,你怎么了?語夜……」

  手機里傳來了喬維剛心急的擔憂,伍語夜勾著唇角,將通話結束,接著下一步動作便是關機。

  喬維剛立即回撥,發現電話的另一頭無法接聽,他毫不遲疑的離開辦公室,飛奔回家。

  在路途中,他仍是不放棄的一再撥打她的手機,連家里的電話,他也一撥再撥,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
  究竟怎么回事?她發生了什么事情?

  「小吳,開快一點。」他催促著司機加快車速,失去冷靜的他完全陷入了焦急的狀態之下。

  二十分鐘的車程并不算長,但對心急如焚的人來說,卻是相當的難熬。

  好不容易回到家門口前,喬維剛用最快的速度打開自家大門,同時張望著四周環境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