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果麗 > 分手后 >
繁體中文 分手后目錄  下一頁


分手后 page 1 作者:果麗

   
  楔子

  Mission小棧會員條款

  注冊前請先詳閱,以維護Mission小棧權益!

  一、在您成為Mission小棧會員后,即為婚戀配對條件者,并無條件遵守本棧各項條款規定,如未遵守,本棧享有永久取消會員資格之權利,滾蛋不送。

  二、本棧僅接受單筆資料加入會員,即您個人僅能建立一次個人會員資格,請勿重新申請,浪費本棧作業時間者,滾蛋不送。

  三、會員資料務必填寫真實資料,如有發現不實之申請者,滾蛋不送。

  四、本棧不保證會員人人皆有婚戀配對機會,即便通知配對,可能對象就只是「可能」對象,若要求幸福保證者,滾蛋不送。

  五、本棧如何選擇會員配對條件,基準為何,無可奉告,看不懂本條列者,請至眼科掛號或找小學國文老師去,滾蛋不送。

  六、所有會員唯有三次配對機會,失敗或錯過三連冠者,取消會員資格,滾蛋不送。

  七、申請入會者,須在三天內支付會員申請合格通知書上所顯示之金額(隔年后,年費為入會金額百分之十),逾時不候,資格取消,滾蛋不送。

  八、您可以申請注冊,但本棧有權認證您是否為會員資格,有錢真的很了不起,但老子不做您生意最大,滾蛋不送。

  九、本棧有權隨時更改或新增條款內容,不同意者,滾蛋不送。

  不同意以上條款,請將游標移至右上角點選×,同意者請按選下一步。

  第1章(1)

  明知道屋子里沒人,但伍語夜仍是躡手躡腳的移動著,盡可能的不發出任何聲響。

  她穿過客廳來到長廊上,略過第一扇門走到第二扇門前。

  緩緩的打開那扇門,她先是探頭進去,在確定房內真的沒人之后,才將一直憋在胸口的那股氣重重吁出。

  她走入房內,反手關上門板,什么也不做,就只是將自己重重地拋進大床的中央,翻了個身,將右側的枕頭緊緊抱在懷里。

  用力的呼吸著,鼻息間全是再熟悉不過,又教她安心的男性氣味。

  好想他……真的好想……

  但是,現在還沒有見他的勇氣,她還沒做好見他的準備,再給自己兩天的時間吧!

  她閉上雙眼,與昨天一樣,趁著他出門工作,獨自來到他的屋子里,躺在他的大床上,想著他。

  這個時間,他應該在他的辦公室里處理著永遠做不完的工作?還是正在開著冗長的會議呢?或者……正在想著她,想著她這個可惡的女人?

  「唉……」嘆了口長氣,她知道答案是什么。

  不管此時此刻的他正在忙些什么,他肯定是分神想著她的,想著她又莫名的拋下他一個星期,又不知道何時會回到他身旁。

  他又生氣了吧?

  一定是的,他已經連著四天不曾試著找她了,肯定是生氣了。

  思及此,伍語夜將懷里的枕頭抱得更緊了。

  「喝!」

  驀地,微小的開門聲響在伍語夜的耳邊響起,驚得她立即瞠大雙眼,并起身看著房門的方向。

  她剛才明明關著門的,現在開門的是……

  「貓捉老鼠的游戲結束了嗎?」喬維剛高大的身影依在門框邊,他面無表情,朝著伍語夜問話的口吻甚至沒有特別的起伏。

  但伍語夜太了解這個男人了,當他越是表現得平靜不在乎,那表示他心底的熊熊烈火燒得越旺盛,是無法輕易澆熄的。

  她完了!

  「你……為什么在這里?」伍語夜小臉上除了驚愕,還寫著不解。

  「這里是我家,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?」長腿向前跨出,喬維剛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,「我倒想問問你為什么在這里?」

  只要喬維剛再向前跨出一大步,他的腳尖就能抵著伍語夜的腳尖。

  「嗯……那個……我、我……」支吾半天,伍語夜卻是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口。

  「我在該上班的時間仍在屋子里,你在屋子里沒人的時候來到,為什么?」喬維剛居高臨下的繼續朝她扔出問號,表情仍是沒有變化。

  他的姿態令伍語夜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迫,她知道自己終究是要再面對他的,只是現在的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罷了。

  「因為……我想你。」

  聽見了她真心的告白,喬維剛挑起了眉,那表情不是為她的答案感到驚訝,而是顯得諷刺。

  「你想念一個人的方法還真是奇特,先是莫名的又失蹤一個星期,然后從昨天開始,趁我不在時來到我的屋子里,又在我回家之前離開,假裝你沒有來過的樣子,這又是什么意思?」喬維剛向前跨步,讓兩人的腳尖抵著腳尖。

  他伸手勾著她的下巴,強迫她仰起頭看著他,不打算讓她逃避任何問題。

  這一回,她消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,這并不是她第一次莫名的從他身旁逃開,也不是她消失最久的一次,但這一次,她的舉動卻是教他最為生氣的一次。

  以往的經驗都是他踩中了她的雷點,她才會暫時性的從他生活中消失,可這一次不同,這一次他甚至還沒來得及踩中她的雷點,她就急著逃開了。

  每一次她一逃開,便是教他完全的捉不住行蹤,不管他打了多少電話找她,她從不接聽,但每一回她都會使用APP傳送幾張地標風景圖給他,暗示她目前可能的所在位置罷了。

  而這個星期,他連一張風景圖都沒收到,他連打了四天的電話給她,不意外她不肯接聽,卻是意外她連一張圖片都沒傳送。于是他不再主動打電話給她,就等著她何時會傳送圖片給他,但是他什么也沒等到,她完完全全的消失整整七天的時間。

  她以為她這是在做什么?

  一個人流浪嗎?她又將他擺放在什么位置上了?現在還敢說想他……

  「我想見你,但……我怕你生氣。」在看見喬維剛眼底漸漸浮上的火苗之后,伍語夜的聲音越來越小聲,吐出口的最后一個字幾乎只剩下氣音。

  原來他早知道她昨天已經偷偷來過屋子里一回,看來今天是刻意留在屋子里堵她的就是了。

  喬維剛穿著白色襯衫,最上排的兩顆扣子沒扣上,露出了精壯厚實的胸口,那模樣十分迷人,再加上被他身上淡淡的古龍水味包圍著,伍語夜真的很想伸出雙手緊緊的抱著他,好滿足這些日子以來對他強烈的思念。

  但她不能這么做,也不敢這么做。

  雖然只要伸出手就能碰觸到他,可他全身迸發著強烈的氣勢,包含著怒氣及拒絕,光是憑著這兩大情緒重點,就讓她無法主動碰觸他,只能等著他發布飭令,要她如何,她便如何便是。

  現在他身上長滿著傷人的尖刺,她不會笨得自己找罪受。

  「怕?你小學真有學過這個字怎么寫嗎?」喬維剛表情寫滿諷刺,連說話的口吻都充滿攻擊性。

  他松開扣著她下巴的手,傾身彎下腰,逼著她向后退。

  但她人就坐在柔軟的床舖上,還能退到哪去呢?

  喬維剛一再的逼近,逼得伍語夜只能倒向大床,他則是打開雙手,將手撐置在她臉部的左右兩側,俯視著她。

  「你他媽的以為你在做什么?」喬維剛用最輕柔的力道吐出了難聽的字眼,因為她,他學習了大半輩子的好教養,都在瞬間讓他給丟棄了。

  「我、我……」第一次聽見他說粗話,伍語夜不自覺地瑟縮一下,吞吐半天,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全。

  「懂得怕我生氣的話,你又怎么會一而再,再而三的一聲不吭的就跑了?上一次我說我想結婚,你跑了,一跑就是整個月的時間,只傳來了幾張古色古香的照片,但至少我知道你人在日本京都,這一次呢?你跑的理由是什么?我有逼著你跟我結婚嗎?我記得我什么話也沒說,請問你這回是跑什么跑?人跑了就算了,這回你連張圖都沒傳來給我,你這是在玩什么花樣?你的流浪癖進級了?」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体彩网快乐扑克